查看个人介绍

【余罪X胡亦枫】以梦为马(下)

再见到余罪的那天是期中考,胡亦枫起得太早,趴在桌上打瞌睡,等考试铃。突然一本卷起的书不轻不重地拍在他头上,“啪”地一声脆响。


“嗷!干嘛……”胡亦枫一抬头,看到余罪那副贱兮兮的笑,一瞬间嘴都合不上了,剩下的话全卡在喉咙里。


“人家动物只冬眠,你怎么一年四季都眠啊,就没见你能连续清醒五小时。”


“……”胡亦枫看到余罪脸上有好几处受过伤快好了的痕迹,脑子里空了一会儿,哑了半天嘴才回道,“你没听过有个词叫秋乏呀。”


其实他更想问他去哪儿了为什么受伤。可他突然问不出口。


余罪把包一扔,整个人瘫在椅子上,“可累死我了,差点睡过头,跑着来的。”


胡亦枫噘着嘴盯他看了好一会儿,下巴枕着手臂,往桌沿儿边上趴了趴,“你怎么喜欢上赶着做一些很讨厌的事啊?这次是考试,上次是补课。既然都请了这么长的假,干嘛不期中考后再来。”


“欸,谁说我是回来考试啊,考个试我至于跑这么着急吗?”


“那你回来干嘛?”胡亦枫已经预感到余罪要开始满嘴跑火车。


“这不是想你吗,回来看你啊!”


“你就光想他?我呢?”坐余罪前边的男生回头玩笑了句。


“有你啥事儿?”被一句给怼了回去。


胡亦枫在边上偷着乐,说:“那你不来找我?”


“你也没联系我啊。”


这才交换了电话。


不过胡亦枫还是认为余罪在赖皮,他知道他家住哪儿,又去过松柏道馆,他想找他的话总能找到的。但他对他却是一片空白。


考试的前一天晚上大扫除,桌子与桌子之间被拆开,胡亦枫和余罪的座位隔出了一个小小的过道。胡亦枫总觉得他和余罪离得很远,不晓得是桌子真的摆得太远,还是太久没见。不过那天他依然很开心,因为一句分不清真假的话,但那句话只对了他说,是真是假就无所谓了。十七岁的年纪总有强烈的占有欲,虽然他不知道他怎么想,但相比起来,相比起其他人来,胡亦枫觉得,自己应该会重要一些。


后来胡亦枫好像终于知道余罪在想些什么。


已经入了冬天,再过不久就要放寒假。放学前老赵说明天又要小考。他们还在向往常一样一起回家,沿着那个路灯昏暗的长坡往下走时,余罪问他:“小白兔,读大学想去哪儿?”


“应该还会留在这吧,去了别的城市,就不能呆在松柏了。你呢?”


“我?我想读警校。”


胡亦枫有点惊讶,瞪着溜圆的眼。警察在他心里是个正义凛然的形象,跟余罪一点儿也不搭。


“干嘛这么看着我呀,”余罪一脸痞笑,“我没什么干大事儿的想法,你别多想。说出来也怪丢人的,我爸摆水果摊儿,老头为了赚点钱也不容易,不是缺斤短两就是以次充好,为了这事儿,没少被警察叫去批评教育,我就想读个警校,以后入了警籍分配到我家那片儿去,我爸有我撑着就再也不用受欺负了。就这么个出息。”


“啊,那你上次脸上的伤,该不会是……”


“嗨,别提了,说出来更丢脸,那就是下楼摔的。在家呆了一个月才能见人。我这还青春大好年华呢,要真毁容了,以后还怎么找女朋友。”


“哼哼,”小白兔撅起嘴乐,“你要毁了容,就剩我不嫌弃你了。”


“好啊,我找不到女朋友就找你呗。”


他还没有窘迫到要把这句话当真。回想一下余罪的行事风格,调戏的话和黄段子一样张口就来,他已经非常习惯了。反正是很要好的朋友,一些亲密举动也无所谓吧?


他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只有一次,胡亦枫怀疑了自己对余罪的心思。


两节数学课连坐,上得天昏地暗。下课铃响后所有人都蜂拥着去食堂。胡亦枫把脸埋进手臂,趴桌上想吃又想睡,思考着为什么食物不会自己长腿往人嘴里蹦呢,太不懂事了。余罪还有个题没解,于是从胡亦枫胳膊底下把他的草稿本抽出来,胡亦枫抬起手就随他去了。过了三秒,胡亦枫忽然像打了个激灵似的,从趴着的姿势弹起来,伸手去抢余罪手上的本子。


“欸!”余罪反应很快,右手一扬就躲开了他的袭击。


“你先还我!”


“晚了,”余罪说,“你先解释一下,在里面写这么多我名字干嘛?”


“……”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那段时间太久不见了有些想念,但总不能就这么回答吧?于是他说:“因……因为你名字好听!”


“屁话!”余罪都被逗笑了,站起身晃了晃手里的本子,往教室门口跑,“不解释别想拿回去啊。”


胡亦枫跟着他一路打闹,从三楼追到五楼,这种场合下元武道那一套还不如余罪那点小功夫来得讨巧,不过最后胡亦枫还是把余罪逼到了个墙角里。余罪仗着那一点点身高优势也不打算躲了,就被胡亦枫这么圈着,手高高举起,笑得可贱,像是在挑衅胡亦枫拿不着。


“……你不还我,就别怪我不客气啦!”小兔子学大人放狠话。


“来啊。”余罪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胡亦枫想也没想,抓着余罪抬高的那只手臂,学着他当初耍流氓的样子,闭起眼嘟着嘴“么么么么~”地就往上亲。


……


按道理来说应该会被躲开然后扑个空,但现实是,嘴唇亲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像是……脸。胡亦枫睁开眼,看到近在咫尺的余罪,反应了好久才猛地跳开。


“你干嘛不躲啊!”


“我之前都是做的假动作!哪儿知道你会真的往上亲啊!”余罪也愣了会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到,“亲就亲了,脸红什么,你是不是爱上我啦?”


“……这可是我的初吻!当然要脸红啦!”炸毛的声音整层楼都能听到。


其实被问到那个问题的时候,胡亦枫的心像是被往上提了一下,慌慌张张地跳个不停。不过好在谁也没想追究下去,不了了之。


但如果追究一下呢?


他把抓过余罪手臂的那只手握紧了又松开,犹如被烧红的铁烙过。烫。



秋老虎过去后冬天来得很快,元旦那几天下了大雪,高三破天荒地放两天假。12月31号晚上11:50,胡亦枫陆续收到很多祝福短信,不过他一条也没打开看,窗口停留在打算踩着点发给余罪的祝福短信上。


“新年快乐!(PS:不是群发)”不好,太简单了,说不是群发也没人信啊。


“新年快乐!好好复习期末考!”……这也太奇怪了吧。


“新年快乐!希望下个学期还能同桌!”可这个学期还没结束呢。


胡亦枫拿着手机躺在床上,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最后泄气地把脸埋进被子里。想想,说不定人家根本没有过节发短信的习惯,收到了也就是回句同乐吧,所以干嘛牺牲睡眠时间来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过还是在11:59时决定了要发什么:


“新年快乐!我是不是最准点的?”


还没发出去,突然打进了个电话,看了眼来电显示,居然是余罪。


“……喂?”


“兔子,新年快乐啊。”余罪说出这句话时,电话那头还伴着烟花燃放的声音,“我是不是最准点的?”


“……”


“干嘛,你睡啦?不说话。”


“没有……没睡。”顿了顿,“有点想见你。”


“现在?可以啊,我在长坡下等你,你快点儿啊!”然后挂了电话。


胡亦枫是跑过去的,地上还覆着层薄薄的雪,有点滑,被他踩出一个个浅灰色的脚印。到那里时余罪已经站在路灯下面了,他朝余罪招手,余罪没反应,走近后才发现对方一直闭着眼睛。


“你困啦?”胡亦枫说。


“你是谁!是不是胡亦枫!”眼睛仍闭着。


“你连我声音都听不出来?”听到这句话余罪才睁开眼。


“没有!我早听出来了,这不是确保万一吗。”


“什么万一?”


“得确保新年第一个见到的人是你啊,我这一路都是闭着眼跑过来的!差点栽坑里!”


胡亦枫笑得抱肚:“你多大啊!幼稚鬼。”


两个人沿着路慢慢往前走,下雪的凌晨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地上偶尔会有些残留的烟花爆竹,热闹过后的痕迹。现下只剩他俩的脚步声,踩在白雪上,嘎吱嘎吱的响。


后来分别,余罪把胡亦枫送到了家门口才回去。而胡亦枫呢,就站在楼梯间的小窗口,偷偷看着余罪远走的背影,直到那个背影慢慢隐没在黑暗里,才转身进屋。


明明是胡亦枫想见面,但他又隐隐觉得对方也是想见自己的,半夜十二点跑出来什么也没干,就是普通的散了个步,也没说多重要的话,但余罪也没问他为什么要把他叫出来。


所以他应该也是想见自己的……吧?

 


再之后的日子就很寡淡了,从冬天到春天,再从春天到夏天。拍完毕业照之后就是高考,高考完就是谢师宴。


记得谢师宴那天还下着雨。胡亦枫没有任何毕业的实感,但班上同学情绪都很高涨,在餐桌上吐露心声有之,互相告白有之,还有几个任课老师也放下为人师表的架子,笑说早就看出某某某对某某有意思了。


不过这个某某某和某某当然不是他和他。


直到散场时余罪才发现胡亦枫情绪不对劲。已经是晚上十点,雨早就停了,但路上还有积水,一片一片的小水洼。他们一块儿走回家,胡亦枫一路上都在沉默。余罪看这气氛觉得胡亦枫像是有话要对他说,于是就安静等着也没起话头。


“余罪。”胡亦枫忽然停下来,站在一处小水洼边上,“我觉得还是得把话说清楚,万一你大学要是不在这座城市了,我们很难见一次面,我怕我就再也不敢说了。”


余罪转过身,顶认真地看着他。


“……总之就是,我挺喜欢你就是那种喜欢不是你想的那种喜欢是比较特别的那种喜欢哎呀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怪怪的但是不说憋心里又特别难受你要是介意就当没听见!”胡亦枫低着头看着水洼里自己的倒影一口气把话全都吐完,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


半天也没听到余罪的回话,抬头一看发现余罪咧着嘴在那儿乐得不行。


“喂?!”


“你要说的就是这个啊?我早就知道了。”


“你知道?”


“是啊,我早就知道你喜欢我了。就你这心里活动全写脸上的人,能瞒得住我?”


“……”胡亦枫目瞪口呆。


“其实吧,我也挺喜欢你的,就是一直没想着告诉你。”


“为什么?”


“我反正脸皮厚,不在意别人怎么说我,但是我在意别人怎么说你啊。再说了,我大学肯定在这边读,暑假也能天天见面,温水煮青蛙就这么煮着呗,你又跑不了。”


 “……………………”


然后余罪就猛吃了一击踢腿,被胡亦枫追着打回了家。


最后,他们之间还是没有答案,也没有承诺。不过没关系,这不重要。夏天总是很长,他们不会永远十七岁,故事也在一直继续。



End


------------

1.对不起这么久才更因为打游戏去了.....在此告诫所有没入守望先锋坑的朋友们,不要玩,不要玩,年轻人沾染上这些就完了!!!

2.别介意这胶卷过片似的文风

评论(14)
热度(4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