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琅琊榜/靖殊】绵绵

#少年景琰林殊

#真·傻白甜

-------


晚上下了很大的雨,噼噼啪啪的打在靖王府的屋檐上。白天乌云罩着显得很闷,雨下下来后倒是爽利了不少。林殊刚沐浴完,穿着白色的寝衣坐在萧景琰的床上。今晚他俩要一起睡。

事情的起因是林殊的那位皇帝舅舅要给萧景琰选妃。萧景琰刚满了十七岁,皇上许他开府建衙,祁王又给他选了个风水和庭院都不错的府邸。本来一切照常,相安无事,昨天林殊还调侃景琰说脾气这么倔以后的靖王妃可有得迁就,今天早晨就听皇上在说要给萧景琰选个妃。萧景琰一直由祁王教导,皇上平素很少关心,也不知是谁叨了几句,皇上就想起要给萧景琰选妃这件事。

这事传出来后最先炸锅的就是林殊,心想这现世报未免来的也太快了。无法接受。

“景琰才刚十七岁,正是建功立业的时候!”林殊嘟囔着,“就算要娶亲……也得再过两年吧。怎可急于一时,如此草率。”

晋阳长公主端坐着,淡定的喝了口茶,一脸“跟我闹也没用”的表情,说:“皇上生你祁王哥哥时也就比现在的景琰大不了多少。这是迟早的事,宫里已经把几位小姐的画像拿去给太皇太后过目了。”

“那我去找太奶奶!”

“回来!”

“哦……”刚起身的林殊又坐回了榻上。

林帅在一旁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结果被晋阳长公主那么一吼就自动切换到了“老婆说什么都对”的模式,默默喝茶点头不语。

“不过是立个侧妃。这事到底还得太皇太后说了算,她要是觉得不妥当,那就还得另说。”晋阳停顿了一下,转成一脸“你的小心思我都明白”的表情:“你和景琰两小无猜,从来都爱黏在一起,虽然他娶亲必不会改变你们之间的关系,但你也该乘此收收心了吧?”

这颇有意味的话林殊现下根本没心思去琢磨,他当然知道这不会改变他和景琰的关系,可就是觉得心里很不痛快。至于为什么这么不痛快,他一时也想不出个理由来。

“今晚我想住到景琰府上去。”语气顶委屈,“以后他成了亲……就不能一块儿睡了。”

“明天早点回来。”算是同意了。

 

萧景琰看着坐在自己床上的林殊,一脸头疼。也不是第一次同榻而眠,小时候经常睡一起,直到萧景琰长到十二岁的时候俩人才没再同过床。因为十岁的林殊是个话唠,一到夜里就扒着萧景琰不撒手,脸蛋白白嫩嫩的像个粉团子,声线还没变,听起来又软又糯,一直抱着萧景琰喊“景琰,景琰,景琰。”应一句就聊个没完没了,不应吧又觉得声音听起来怪可怜的。这哪儿睡得成?

但眼下情况不太一样。萧景琰觉得,时隔这么久再次同床共枕,气氛有些尴尬。嗯……光是想到“同床共枕”这个词就挺尴尬。

“隔壁屋有床……”

“我睡里边?”

两人同时说出口,又同时沉默下来。

“要让我睡隔壁屋,还不如让我回家睡呢!我就睡里边。”说着林殊爬上床往靠墙的那边缩了缩,一只手拍拍身边的空位,一脸坏笑:“来呀景琰!”

看到林殊这副潇洒落拓的样子,萧景琰被逗乐了,松了口气,好像确实是自己想太多,又是兄弟又是挚友,睡一起本来也没什么奇怪的。小时候不还一起洗过澡吗,他全身上下哪块地方自己没看过?宽衣脱鞋睡觉!

正是天气渐冷的光景,气血不畅的人到这个季节最是难熬,手脚冰凉睡一夜都睡不暖。

但林殊完全没有此类烦恼,他的体温一向很高,简直像个会移动的小暖炉。此刻两人刚上床不久被子里就已经热乎了。

林殊紧紧的贴着萧景琰,心里打着鼓,想问问他对纳妃这事的看法,但转念一想,萧景琰就是个对皇上和祁王哥哥言听计从的倔脾气,说得好听点是听话孝顺,不好听点就是个死心眼儿。

萧景琰心里也在打鼓,他当然知道林殊的来意,但眼下更吸引他注意力的是“好像好久都没和小殊挨这么近了”这件事。床帘拉下来后里面就是个独立的空间,虽然平素也经常勾肩搭背,但在这个看似密闭的小空间里,有种比平常更加亲密的错觉。

两个人各怀心事,但谁也没说话,就这么安静的躺着闭上眼慢慢酝酿睡意。

过了良久林殊才开口,声音打破沉默:“你能不能不……”

林殊没说下去,但萧景琰知道他想问什么。他叹了口气,声音很低沉,说:“我做不了主。”

然后就没了下文,谁都没再接话。屋外还在下雨,淅淅沥沥的雨声听起来很遥远,又细又密,灌入耳朵里酿出一阵粘稠的困意。

但林殊怎么也睡不着。夜晚很安静,除了雨声,就只剩下耳边景琰又轻又匀的呼吸声,像是已经入睡。林殊翻了两次身后便躺平不敢再动,怕惊醒了身边的人。

深夜失眠是很危险的事情,因为夜晚宁静的气氛最容易使人胡思乱想,此刻林殊已经进入了“三省吾身”的状态。他在想自己为什么这么不愿意景琰成亲。怕他陪自己玩的时间会变少?怕关系不再如从前那样亲密?还是另有私心?或许林殊隐约知道原因,只是不敢往下细想。

他的右手边就是萧景琰的左手,手背贴着手背,林殊闭着眼,感受从对方手上传来的温度。他突然起了一点异样的心思,慢慢地,慢慢地将手掌覆上去,乘着那人睡着便肆无忌惮,用手摩挲着对方的掌心和手指上的每一个骨节。景琰的手真细长啊……林小公子边摸边想,脑海中勾画出对方手的形状。

突然萧景琰猛地按住林殊那只不安分的手,手指插入对方的指缝间,就这么手掌贴手背的扣着。

“别闹。”宠溺的语气。

林殊这才惊觉萧景琰根本没睡着,刚刚自己像个变态一样的抓着对方的手摸来摸去对方全都知道,想到这林殊唰的一下脸红了,有点心虚的抽回手,抱着枕头背过身去,欲盖拟彰似得喊了声:“睡觉!”

 

这一觉萧景琰睡得很安稳,还做了个好梦,但是梦的内容在他睁开眼的那一刻就不记得了,只模模糊糊的留下了“好像做了个不错的梦”的印象。因为眼前的情况让他懵了神——他搂抱着林殊,而林殊就这么乖乖的缩在他的怀里——缓了一会儿才想起昨晚确实是和小殊一起睡的。林殊抱起来又软又暖,很舒服,跟五年前的手感没太大差别,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味。他的嘴唇离林殊的额头非常近,只需要稍稍往前一点就能……

萧景琰鬼使神差的就这么把脸往前近了一寸,吻上了林殊的额头。

“嗯……”怀里那人突然轻轻哼了一声,吓得他赶紧闭眼装睡,心嘭嘭嘭的跳个不停,脸颊微微发烫。萧景琰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在干啥……大概是没睡醒脑子有点糊涂吧。

“……嗯……桂花糕……我的……景琰……”

老实说萧景琰觉得林殊梦呓的声音特别可爱,绵绵软软的,跟受了多大委屈似得。他忍不住扬起嘴角,心想,到底是说桂花糕是你的还是我是你的啊?怎么做梦还惦记着吃?

 

也不知睡到了什么时辰,老管家站在屋外朝门里喊:靖王殿下林少帅起床啦太阳都晒屁股了,今儿天气可好啦。林殊这才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

到中午两人坐一块儿吃饭时,才听仆人说宫里传来消息,这门亲事算是黄了,太皇太后哪位朝臣家的小姐都没看上,扔下画卷还愤愤地说了句:“都还不如林家小殊长得好看呢!”把林殊逗得笑个不停。

这趣事传到了宫外,可也不知是怎么传的,传来传去添油加醋,最后竟变成了说太皇太后钦点让林家公子嫁给靖王。这回可换萧景琰乐得不行了,还经常拿此事来调侃林殊。

“就算如此我也应该是正妃!”林小公子回应到。

那一段时间萧景琰都觉得心情特别好,阳光明媚空气清新,下过大雪后长出的梅花暗香幽幽,天气越来越冷,可是没关系,身边不还有个移动小暖炉粘着吗?



评论(18)
热度(10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