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琅琊榜/靖殊】少年事

#少年景琰和林殊


-----------


静嫔做了一盒点心让萧景琰带去林府。漆红的正方食盒上描着黑色的祥云纹路,点心规规整整的仔细摆放在内。豆沙馅儿外包裹着层层酥皮,金黄的表面上撒着芝麻;另一些仅用白面发成,做成花型,外面点上曲红,内里是桂花和着糖的馅儿,咬下一口就满嘴的桂花香味。两样都是林殊顶喜欢吃的点心。

萧景琰到林府就跟回自己家一样,少有一副做客的样子,林府上上下下也从没把他当过外人。晋阳长公主见着萧景琰,身后还跟着个手提食盒的仆人,便会心一笑,说:“小殊在后院呢。”萧景琰在长辈面前素来周到,从仆人手中接过食盒亲自送上,复又立着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跟林帅和晋阳长公主一一寒暄过才往后院去。

林府的后院种了一片竹,一年四季都是一派苍翠的绿色。萧景琰走到后院时,林殊身着一袭白衣,就站在这片竹林中舞剑。

还未完全走近,林殊就已经瞥见了他。竹林里突地刮起一阵风,林殊顺势剑锋一转就朝着萧景琰刺过来。萧景琰好像早就料到会如此,轻轻侧身一躲,右手打在林殊的手臂上,借力旋身拔剑挡下他的第二招。

这突如其来的一剑把萧景琰背后的那个仆人给吓懵了,他刚来靖王府不久,这还是第一次跟着靖王到林府来,都说靖王和林府少帅关系特别好,可眼下这俩人话都没说上就先兵刃相向了,那这是喊还是不喊呢?

来不及多想,萧景琰和林殊已经一路从道旁打进林子里。他只能目瞪口呆的在外观望着。两人身法极快,一个剑势凛利,一个见招拆招,又隔着细密的绿竹,动作都看不大清楚,只能凭衣服的颜色来分辨。耳边是双剑相击时发出的脆响,所经之处竹叶簌簌的飞舞下落。

那仆人被招式晃花了眼,待他看清时,两人已经站定。

林殊用剑抵着萧景琰的胸口,眼神里不带一丝感情。空气仿佛凝住。随后那剑沿着萧景琰的胸口缓缓上移,停在了脖颈处。此时林殊只需稍稍往前再进一寸,萧景琰定无生机。

刚刚入夏的时节,天气很是沉闷,像是随时要下雨。

就在空中最后一片竹叶落定在地时,林殊突然横过剑锋,用剑尖轻轻挑起了萧景琰的下巴。方才还一脸严肃的表情,此时已经化成了笑意,嘴里喊着尊称,却是一副戏谑的语气:“靖王殿下,服不服啊?”

其实萧景琰知道,上回春猎时皇上让俩人比赛打猎,最后他当着全部人的面赢了林殊,当时小殊嘴上虽然说着景琰箭术精湛之类的话,心里却是悄悄记了一笔,今日比剑算是讨回来。他本就有意让着林殊,此刻看对方笑得像是小人得志,动作又颇有调戏自己的意味,便也跟着调笑到:“林少帅的剑术,岂敢不服?”

林殊听到这句才算完,收剑入鞘,一蹦一跳的到景琰身边,一把搂住他的肩膀:“静姨是不是又给我做点心啦?”

“没有点心我就不能来?”

“能来能来,谁敢拦着你这头水牛?”

就这么勾肩搭背的朝正厅走去。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雨,让两人贫嘴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遥远。

“你就是想要嫁来我家也没人拉的住啊!”

“还想不想吃点心了?”

“想想想……”


 ……

 

“这年关将至,更要……殿下,靖王殿下?”

萧景琰回过神来,眼前是端坐着的梅长苏,身边放着的一盆炭火正烧得噼啪作响。屋外已经是大雪纷飞的光景了。

“方才走神了,”一脸歉意的表情:“请先生继续。”

梅长苏没接着刚才的话题往下说,他拿起小炉上的铁壶,慢慢地往两人杯中分别续上热水:“近来殿下总易出神,可有心事?”

“无事,只是想起一位朋友……”

梅长苏故意玩笑道:“殿下曾多次提起这位朋友,如此说来是我与他很像?”

“不像。”几乎是脱口而出。萧景琰敛起表情,神色严肃,细细地盯着梅长苏看了好久,方又开口答道:“无论是样貌、性格乃至身体状况,都太不像。”

“哦?”

“只是……”他看向屋外,“方才进来时见到先生在院中观雪的背影,让我想起了他。”

 

林殊爱看雪,每逢下雪时都会拉着萧景琰跑到角楼高处,俯瞰这一片偌大的宫殿被茫茫白雪覆盖住的风景。天气极冷,寒风往里直灌,雪花飞进来落在他的肩头发上,眉毛好似都要结霜。但他不为所动,眼睛里映着白色像是在发光。

进屋看到梅长苏披着白色披风立在雪中的样子,回忆便翻江倒海的滚滚而来。

他一身气韵与他太像——铮铮傲骨,翩翩风华。

 

其实十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时过境迁物换星移,人来人往中总有很多新奇的事物有趣的故事,足够消磨掉伤心,足够让他放下一个死去的人。

但没有。

萧景琰从未忘记过林殊,对他的思念甚至像是一笔偿不清的债,这么多年,越还越欠。伴着深深的遗憾和困惑,封在心里闭口不提,随着年岁慢慢酿成一把锋利的匕首,一笔一划地在自己身体里的每一块骨骼上,刻满他的名字。

小殊……


 

从前年关的的时候最是热闹,几位皇子连同纪王爷、言侯、宁国侯、林帅还有云南王,统统齐聚一堂。大家忙里忙外来来去去,纷纷面圣请安献上年礼。云南王携着霓凰和穆青刚从云南回金陵,许久不见,皇上寒暄起来没完没了。屋里实在太无趣,林殊给对面的霓凰使了个眼色说在外面等她,便拉着景琰悄悄的溜了出来。

前夜刚下过雪,地上和屋檐都积了薄薄的一层,进进出出的人多了就踩出了许多黑色的脚印道儿。萧景琰和林殊沿着暂且还未被人踩过的小路散步,地上的雪还蓬松着,白白的很干净,踩下去作嘎吱声响。

陆陆续续的来了许多朝臣,带着礼物和红包,相互哈腰作揖讨吉利,一个个精神焕发油光满面,从圆圆的肚子和满脸的横肉上就可看出这几年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欸,景琰,你说这人是不是一上了年纪就必定会发福啊?你瞧瞧纪王爷还有朝上大臣们的肚子,这冬天衣服本就厚实,裹着更加像个球了。”

萧景琰被逗得直乐:“可林帅不就还是当年那样吗?”

“我父亲行军打仗啊,那可不一样。这些久居庙堂的哪个不是一身子肥肉?”林殊说罢又转过身打量着萧景琰:“我看你还真得小心了,再过个十几年,说不定皇上不会再让你带兵出征,而是转战朝堂了。每天好吃好喝的在家供着,有事就只管挥挥手让下人去办。到了年纪,还指不定你这头水牛会胖成什么样呢。”

“照这么说,凭赤焰军的勇猛和你林少帅的足智多谋,十几年后定无内忧外患,江山安定繁荣,你不是也得在府里好吃好喝的供着?”萧景琰在人前总是端着,一碰到林殊就现了原形,贫嘴的功夫也是上乘。“到时候我就把你拉来我府上,与我同吃同住。”

“别别别!住去你府上,静姨肯定要每天都差人送点心过来,我可受不了这诱惑,吃一个月就得变成纪王爷那样。”

两人笑成一团,不禁开始想象那遥远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想必多半也还是会像现在这样,吵着嘴,互相嘲笑对方走样的身材,并肩作战亦或是潇潇洒洒策马江湖到青丝成霜。

“虽然不太想变成那样,”刚刚还是一副顽皮的语气,倏忽又温柔下来,嘴角还挂着笑,眼里却像是结了层雾,看着眼前白茫茫的雪和雪中匆忙来去的人,林殊慢慢地说道:“可不知为何,却有点儿期待。”

期待着一起变成胖胖的老头儿。

期待着……能一起老死。

“我也是。”他回答得很轻,声音被风吹散。



评论(7)
热度(60)
 
© | Powered by LOFTER